我在女生宿舍的疯狂经历_狠狠撸第二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在女生宿舍的疯狂经历

我在女生宿舍的疯狂经历

我在女生宿舍的疯狂经历 作者:不详 字数:9680字 今天要说的是我在职业中专的一段疯狂经历。 高主毕业以后,在社会上混当了两年。老爸看我这样下去不成样子,就劝说 我到一个职业中专去念书。我刚开始不情愿,因为那所学校是招初中生的,可是 后来老爸还是托关系让我去了。 去了一看,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大都才15-16岁,我比他们大了5-6岁。 看着那些刚刚开始发育的小妹妹们,我的淫心就蠢蠢欲动了。说实话,刚刚开始 发育的女孩也说不上漂亮,但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相信许多狼友也和我一样, 喜欢女学生。 因为是职业学校,学校管理很松,校风坏的很,抽烟、喝酒、旷课、打架、 谈恋爱比比皆是,老师基本不管学生,主要是利用学生会管理学生。学生会其实 就是一群流氓恶势力,平时说是管理学生,不如说是敲诈勒索学生,和当今社会 上的警察差不多。那些课程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的精力根本不用放在学习上, 我很快就当了班长并加入了学生会。 刚开始我并没有后来那样坏(如果说操女同学是坏的话。除了这个我没有欺 负过任何一个同学),甚至除了在高中阶段谈过一次不成功的恋爱之后(也没有 实质性的内容),截至上中专,我没有接触过别的女孩。 我们班共有12名女生,分在三个宿舍,其中201宿舍住了4个人,分别 是李晓静、丁露、陶玲和孟丽丽。她们几个在班里算是漂亮的,李晓静个子不高, 人很白,很丰满,眼睛大大的,学习一般。丁露是班里女生的大姐大,很疯,家 是当地的,头发染的黄黄的,穿的很前卫,长的也不丑,经常跟社会上的小混混 来往,没人敢惹她。陶玲最漂亮,高高的个子,长头发,学习也好,追她男生的 很多。孟丽丽长的很瘦弱,皮肤很白,整天一腹心事的样子,平时不跟人说话, 学习一般。 三年的学时很快过了两年,上一级毕业以后,我也从一般的学生会成员变成 了主席,还兼着我们班的班长,权力大多了,我的人缘和工作能力也得到了老师 和同学的认可。同时,学校对临界毕业的学生管的更松了,几乎是放纵,其实也 真管不了这些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小姐们。第三年的主要任务是实习,我们几乎 不用去教室,天天就在学校的实习工厂上课,男女接触的更自由了。 第一个和我发生性关系的是李晓静。那是在夏天的下午,我们在实习工厂做 钳工,大家都围在老师身边看图纸,人很多,很拥挤,我突然感到胳膊肘的地方 软软的,低头一看,原来是李晓静用她那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正抵在我身上,我 内心一阵骚动。虽然一直在她们面前装大哥哥,其实内心幻想过多少次想操她们。 我当时有些犹豫,不知道她是无意还是故意,就暂时不动。她抵了一会也没 有挪窝,我甚至感觉到了那薄薄校服后边的小乳头,我的鸡巴很快就硬了。我故 意动了动胳膊,她居然往前蹭了蹭,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我看了她一眼,她用 她那双大眼睛热烈地看着我,我什么都明白了。 下午下课了,以前都是等同学们走了以后,我最后锁车间大门,但那天李晓 静一直磨磨蹭蹭地不走,我预感到要发生什么,就假装在工作台上忙活着,但心 突突只跳。同学走光之后,李晓静走到工作台旁边,问我:班长,我看看你画的 剖面图好吗?我画不好。我说,我可以帮你画啊。说这话的时候我下边一直硬邦 邦的。 下面的过程我就省略了,因为狼友更感兴趣的可能是操屄过程。反正最后我 抓了她的手,她顺势伏在了我怀中。她呢喃的告诉我,说喜欢我很长时间了,渴 望跟我在一起。说实话,当时人家是真心喜欢我,并不一定费要让我操她,但由 于我动机不纯,最终还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们聊了很多,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说:「静,咱们去吃饭吧。」 她说:「都几点了,学校食堂早关门了。我今天上街买了点好吃的,在宿舍 呢,要不我去拿来咱们在这吃,好吗?」 我说:「行啊,不过这儿太脏了,你拿个什么垫垫最好。」其实我当时哪有 思吃饭,不过是想让她拿个东西垫着好干她。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感觉李晓静原来很可爱,娶这样一个女孩子也不 错,心态平静了点。她很快就回来了,拿来些小零吃和几张报纸。我把车间的门 锁好,把报纸铺在工作台上,边吃饭边聊情话。 我问她刚才她用什么碰得我,好软和。她红着脸轻轻地打了我一下,我顺势 就把她搂住了,喘着粗气说,让我看看。她也不十分反抗,我把她压在工作台上, 亲吻她、爱抚她。我把手伸进她的校服,摸到了李晓静那坚挺的小乳房,她开始 哼起来。 我已经硬的不行,把上身脱了,把校服铺在她的身下,让她昂面躺着,腿搭 在工作台的边沿上,我翻身压在李晓静身上,两个人叠在一起,我的鸡巴隔着衣 服抵在她的阴户部位,感到哪里热乎乎的,有点潮。我血欲膨胀,手向她的裤子 里边伸进去,她开始反抗,腿夹的紧紧的,我的手已经碰到了她的阴毛,岂肯善 罢甘休。 她嘴里哼着:「不……不……」我马上就把嘴堵了上去,她只能发出呜呜的 声音。 我的手一点一点的向下挪动,手指已经摸到了那条小裂缝,我轻轻地把它分 开,根据以前书上看过的知识,摸索着她的小阴蒂。也算运气吧,我找的还真准, 那是女孩的总开关,她哦了一声,全身紧一下松一下,我轻轻的揉了一会,感到 下边出水了,她也基本不反抗了,夹得紧紧的大腿分开了,我趁机把她的裤子和 小内裤都脱了下来。 借着外边路灯的余光,我看了她一眼,她上身穿着校服,纽扣被解开了几颗, 下身全裸的搭在工作台边沿上。 我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下边脱光了,脚站在地面上,粗硬的鸡巴向李晓静 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带插去,由于童年时代的错误经验,不知道女孩长大以后阴道 口已经离阴蒂很远,我插的位置根本不对,基本在阴蒂方面使劲,几次都没有成 功,只是在的她的肉缝中间乱戳。 我有点泄气了,就趴在她身上,把鸡巴贴在她的小肉缝中来回摩擦着,享受 着她的小阴唇给我带来的快感和她的哼唧声,突然我的冠装沟一下摩到了她突起 的小阴蒂上,她叫了一声,我感到鸡巴上传来一股电流,大脑根本无法抑制,接 着一股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全射在了她的外阴上。 我们搂抱在一起,半天都没有动。 后来她说:「你给我弄了些什么啊,下边很凉。」我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 想给她擦擦,又没有纸,只好用自己的内裤去擦。 她拒绝了说:「我自己来。」 然后侧过身子,背对着我,毫不客气的用我的内裤在小阴户上擦了擦,把内 裤递给我,说:「都是你弄的。」我看看了看,内裤湿了一大块。 她飞快地穿上了衣服,我也有点不好意思的穿好了。我们又搂抱在一起说话。 我问她:「刚才什么感觉?」 她说:「不舒服。」 我装作清纯的问:「我听说人家干的时候都是插到女生的里边,我怎么进不 去呢?」 她说:「不告诉你。」 我应告了半天,她把嘴巴凑在我耳边悄悄说:「你弄的位置不对,在下边。」 当时她说这句话的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带着一分娇羞和难为情还有那分 矜持,我感到她的鼻息冲击着我的耳朵,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耳鬓斯摩,那少男 少女的心啊。 我不知不觉又硬了。我提出再来一次试试,不知为什么,这次她不但没有反 对,反而很配合。我想大概她想把自己完全的献给我,甚至可能带着一种悲壮感。 她把工作台整了整,把报纸铺好,自己昂面躺下了。 我帮她脱了校服,看到她的眼角有点泪花,我问:「你不高兴吗?」 她说:「不是,有点害怕。」我吻了吻她的脸,自己也脱光了衣服。 这次我吸取了教训,动作不再那么粗暴,她很配合的把大腿分开了,我手抓 着鸡巴在她的引导下向她的小肉洞探索过去,将她的阴唇分开,同时用手弄她的 大阴唇内壁,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她的小豆豆。 我的那根大肉棒,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龟头,青筋暴露。 我用手扶着鸡巴,大龟头在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的淫水愈流愈多,自 己的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沾满了黏滑的淫液。 我轻轻地将龟头前端移到阴道口,下身向上挺起,令龟头缓缓地抵着阴道口。 这时我整个人已俯在李晓静的身上,一只手支撑着工作台,用一只手握住粗 大阳具,当龟头渐渐没入两片阴唇时,她说了声:「疼。」我知道这次弄对地方 了。 我把屁股向后动了动,然后往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巨大的龟头 推开柔软的阴唇挤入了李晓静紧小的阴道口。我觉得龟头被挤压着,粗大的肉棒 充塞了她的每个空隙,处女的阴户就是紧啊。 她忍不住一声娇叫,羞红着脸不断地喘息着。 我将她双腿提起,压向胸脯,说:「别怕,一会就好了。」然后腰用力一挺! 「哦……!」疼痛使李晓静哼了一声,我的大鸡巴已连根尽没在她的阴户里! 我占有她了! 我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使劲对着她的小屄大起大落地抽插,每 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李晓静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她不停说着不,不,……,喘息越来越重,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 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我只感觉到她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 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报纸上,已湿了一片。 我坚硬的大龟头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子宫,她的阴道口两片薄薄的嫩皮裹着阴 茎,随着抽插被拖出带入,她大概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 停的发出呻吟声。 「啊,不……不,不……慢点……」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 后仰起,沾满汗水的小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我的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屄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 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屄,不时传来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她将双腿和阴阜尽量打开挺起,令我的鸡巴尽量插入内阴深处,我的耻骨紧 紧地挤压着她的阴阜和阴核,硕大的龟头顿时变得无比的坚硬。 由于刚刚射了一次精,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我也射不出来,后来我才知道, 我的性能力就是比较强,一般做一次都要40-50分钟,有意控制的话可以更 长。 我又抽插了一会,李晓静只是哼哼,不再出声,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 都紧紧的盘着我的腰,我再也忍受不住,感觉到粗大的阳具开始猛烈的抽搐,跟 着阴茎跳了几跳,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她的子宫射去,连续七八下,直到她 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 我畅快地舒了一口长气,用耻骨抵着她的阴阜不愿分离,直到阳具发软变小 才拔出。一股淫水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精液夹杂着他的处女血挤出洞口,从微微 肿起的阴唇间流出,红红白白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这次操屄在我的20多年的性交生涯中是印象比较深的一次,因为这毕竟是 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操屄,李晓静也是我真正的第一个女人。 我们从实习工厂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从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和李晓静沉浸在恋爱和 性交带来的快感中,我们经常偷偷地在学校的操场后边、实习工厂等地方操屄。 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从外边的药店里给李晓静买了点药。 渐渐的李晓静习惯了被我抽插的感觉,有时候几天不操她,她甚至主动要求。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天气渐渐的变凉了,李晓静也从一个少女被我改造成了 一个女人。 一天下午,李晓静没有去上自习课,跟我请假说病了。我当时吓了一条,该 不是怀上了吧。我也赶紧溜出来,到女生201宿舍去看她。去了一看她正躺在 上铺床上看书,我问怎么了,她也不说话。 哄了半天,她才说其实没病,就是想让我来看看她,想跟我在一块呆呆。想 来那时候是她对我感情最深,依赖最深的日子。 我也爬上床,跟她亲吻起来,很快我们的情绪都被调动起来了。我说想做, 她说不行,怕同学回来看见。我说下课还早呢,在我的坚持和抚摸之下,她终于 同意了。我们很快脱光了衣服,在下铺丁露的床上干了起来。 那次是我们第一次白天操屄,虽然操了李晓静很长时间了,但她的阴户我还 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得这么真切。 她的阴户毛很少,就在阴阜上边一小撮,整个大阴唇两边都很光滑,肤色和 身上一样,很白,小阴唇颜色比较深,被大阴唇紧紧的夹着,整个阴户涨卜卜的, 看起来象个小馒头,甭提多可爱了。 看着我操了几个月的尤物原来这么漂亮,我心情好激动。 我们面对面坐在床上,李晓静把大腿分开,我挺起粗大的鸡巴就插了进去, 看着李晓静两片丰满白嫩的大阴唇紧紧夹着我那根黑不溜秋的大鸡巴,真真切切 的看着我们的性器官交合在一起,我们都感到很刺激,原来白天操屄的感觉这么 好!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的操着,渐渐的李晓静开始呻吟起来。 也许活该我倒霉还是有艳遇吧,正当我们享受着交合带来的快感的时候,宿 舍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当时吓得我脸都黄了,李晓静更是一声尖叫。进来的 是丁露,她已经站在了宿舍中间的位置。 我们三人就这样征在了那儿,大概有几秒钟,谁都没动也没有说话。 我当时想的是丁露会不会告诉学校,那样的话我不但名声扫地,而且可能被 开除。沉默中,李晓静嘤嘤哭了起来,丁露也反映了过来,扭头想走,我想绝对 不能让丁露这样离开。我从李晓静的阴户中拔出鸡巴,跳下床,拦住了丁露。 「丁露,你等等!」 「干什么?」 「既然你都看见了,就给哥哥一个面子」 「放心吧,大班长,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这个黄毛丫头(的确是黄毛,她的头发一直染的黄黄的)!说这话的时候, 我发现她的眼神描了我的鸡巴一眼!我在瞬间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操她!反正 她也不是什么好鸟,大概早被人干过了。 我一把抱住她,就往刚才的床上推,她说了句:「干什么啊,你!」她反抗 了几下,但我能感觉出来是象征性的(后来也证明了)。 秋天的衣服不是很多,上身我很快就把丁露脱的差不多了,李晓静呆呆地看 着我。 我说:「静静,别生气,我必须这样做,快来帮帮忙。」李晓静真听话,也 不哭了,帮我把丁露的裤子褪了下来。 其实丁露当时已经不反抗了,任由我们脱她的衣服。 丁露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很快我的鸡巴就插入了她的阴户中,果然不是处女 了。 我用还沾着李晓静淫水的鸡巴,尽情的享受着丁露的阴户给我带来的快感, 经过几个月与李晓静的操屄生涯,我的性技巧已经有一定水平,很快丁露就哼哼 起来。虽然不是处女,丁露的屄也很紧,与李晓静不同的是丁露的阴毛很多,阴 唇比较肥厚。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大阴茎在丁露的粉红的嫩屄中一出一进,她粉红的阴唇被 带的也翻进翻出,丁露的呻吟声也越叫越大,一对乳房也随着晃动着,我的挺动 也快了起来,阴户和鸡巴摩擦,发出「咕唧……咕唧」淫荡的碰撞声,丁露的流 出的淫水顺着我们的交合处的缝隙渗到了她白嫩的大腿上,弄的丁露雪白的大腿 根粘粘的。 我坚挺的阴茎不停的在丁露淫水淋淋的肉缝中出出入入,她的阴户拼命的往 上耸,使我的阴茎插的更深一些,她的两腿不断的发硬、绷紧,阴道也是不断的 痉挛抽搐,我一阵猛烈的冲刺,丁露几乎都晕了过去,浑身不断的颤栗,后来我 知道丁露是个很容易被操出高潮的女孩。 操完了丁露,我才想起我那刚才还在嘤嘤哭泣的小情人,她正在蜷缩在床头 的一角,呆呆地看着我狂操丁露,我还没有射精,也不管那些了,搂过她就压在 了身下,鸡巴又捅进李晓静的屄里狂操起来。 由于刚才操的比较激烈,我的阴茎粗大了许多,把个李晓静的屄塞得满满的, 一抽送,操屄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只操了几十下,李晓静便也跟丁露一样,屁 股向上乱耸,口中哼哼直叫,屁股猛地向上顶了几下,就阴精狂泄。 我感觉快感来临,抱着李晓静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李晓静哎呦哎呦地 乱叫。我将阴茎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鸡巴完全捅进李晓静的 阴户里,一股股热流向她的屄中深处射去。 我们从疯狂状态清醒了过来。详细过程不用说了,反正我们最后达成的协议 是,丁露绝对不揭发我们。现在想来李晓静真好,谁能容忍自己的男友当面操别 的女孩呢?后来一段时间,我对李晓静特别好。 后来和李晓静操屄的时候,曾经悄悄地问她:「看我操丁露的时候是怎么想 的?」 她羞红了脸说:「起先很害怕,但后来看我们操的那样过瘾,就动情了,看 别人弄比自己弄都过瘾,所以我后来一插她几乎马上高潮了。」 我乘机说以后邀请丁露一块操屄,李晓静扭捏了一番答应了。从此我开始了 几个月在学校最淫荡的学生生涯。 后来每到周六我们三人就到学校附近的旅馆一块操屄,记得当时一个叫飞龙 宾馆的,从来不要身份证,还能洗澡,我们去过几次。刚开始李晓静还不太习惯 三人操屄,后来就渐渐放开了。通常是周六我们开一个单人房间,买点吃的,就 关门不出来。一般都是先操李晓静,后操丁露,最后轮流抽插。 有意思的是,起先和李晓静操屄,她从来不肯在上边,我们三人操以后,在 丁露的带动下,李晓静开始能主动的骑在我身上套弄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丁露能 很痛快的让我操了,而且还保持了那么久的关系。 后来丁露告诉我,其实当时她从教室逃课出来,在201宿舍门口时就听到 李晓静的呻吟声,当时以为是接吻,本来想吓唬吓唬她,可是进去一看,我们正 交合在一块,而且看的那么清楚,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后来被我操了以后,感觉我鸡巴特别厉害,就心甘情愿地跟我弄了。但又跟 我声明,操屄归操屄,不会做我女朋友。我巴不得呢,这么前卫的女孩,我根本 接受不了。 我们在外边操了一段时间,感到不太方便。首先是费用太高,记得当时一晚 上是100,作为学生真有点负担不起,大部分我付款,生活费很快发光了,李 晓静的家庭条件较好,向家里要了钱和我一块花。 后来丁露说还是在宿舍操,我说:「万一被陶玲和孟丽丽知道了,还了得啊?」 她不屑一顾的说:「她们敢?看我怎么收拾她。别看陶玲学习好,也没少人 操过!」我知道丁露这个小混混对学习好的陶玲有点不感冒。 就问她说:「谁操陶玲了?」 「别装蒜了,你看她都换几个男朋友了。我知道我一个哥们就操过她。」 我说:「真的?」 「你是不是想操人家?先问问妹妹答应不答应。」(她一直叫李晓静叫妹妹)。 我说:「好啊。」我知道凭李晓静对我的感情她什么都会答应。 丁露答应周六找人带陶玲到我们常去的宾馆去。 那天我和李晓静早早就去了,等了半天丁露也不来,我们以为她在吹牛。快 失望的时候,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丁露,后边跟着陶玲!我简直幸福晕了!谁 知道进屋后丁露压根不提操屄的事,说叫陶玲来打牌的,而且真带了牌,还跟陶 玲说我请客。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每一搭的打了升级。打了一会,丁露说饿了,让我去买吃 的。 我一出门,她就悄悄地跟出来,跟我说了她的计谋:「如同上次我操她的翻 版,待会她找借口和陶玲出来一会,我跟李晓静弄,再乘机把陶玲干了。」 我高兴的去了,一会买了点东西回来,丁露问我买酸奶没有,我说没有。她 说你真笨,我想喝酸奶,你们谁跟我一起去买?当然是陶玲。乘她们出门之机, 我把计划告诉了李晓静。李晓静一听很兴奋,赶紧收拾了一下,就脱了衣服。 我慢慢让鸡巴在李晓静的阴户中捅着,想象着干陶玲的样子,过了很久,终 于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和我们设计的一样,陶玲进来一看我们的样子,转 身要走。 丁露拦住了她:「一块玩吧。」没想到陶玲反抗的很厉害,但只是挣扎,没 有喊。 丁露不耐烦了,对陶玲说:「你装什么淑女?我知道孔繁涛干过你!」一听 这话,陶玲就蹲地上哭了。 我乘机把她扶到床上,李晓静也过来安慰她,顺势解开了她的上衣,陶玲还 想挣扎,一看丁露那凶神恶煞的样子,马上低下了头。我很快脱下了陶玲的衣服, 用手摸着她的肉唇,陶玲浑身颤抖,很快就瘫了。 丁露和李晓静帮我把陶玲脸朝下放到床上,陶玲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翘翘的挺 在了我们三个的面前,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几根稀疏的阴毛。 我挺立着坚硬的阴茎,双手扶着陶玲的屁股向上啦,让她白嫩的屁股用力的 向上翘起,我身子前倾,坚硬的阴茎伴随着陶玲双腿的软颤插进了她的身体,陶 玲头发已经散乱了,几根长发飘到嘴边,眼睛闭着,眼角几滴泪水,丰满的乳房 在胸前晃动。 陶玲双腿紧紧的夹着,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更是紧凑,我抽送一会儿感觉有点 不忍心,手伸到陶玲身前抚摸她的乳房,几波下来,陶玲开始哼哼了。 一会儿陶玲就好象在游泳一样趴在了床单上,双手向两面伸开着,屁股高高 的翘起,我粗大的阴茎大力的在她的身体里抽送着,双手把着她的胯部,用力的 运动着坚硬的鸡巴,感受着陶玲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 伴随着我的射精,陶玲两腿并的紧紧的,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 体冲击着我的阴茎,当我拔出湿漉漉的阴茎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透明的 淫水从陶玲微微开启的阴唇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当我离开她的身体 时,她就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双膝几乎就跪到了地毯上。 这时候,丁露也不那么凶了,和李晓静一起安慰起陶玲来。我不知道,我对 陶玲的这次是不是强奸,反正我后来又干过陶玲几次,她也不反抗,也不积极配 合,我想我肯定伤害了她。后来陶玲想走,李晓静和丁露把她留下了。 夜里,我先操了李晓静和丁露,后来操陶玲的时候她说怕怀孕,我说不要紧 的,明天买两片紧急避孕药就好了,看着她可怜楚楚的样子,我忍不住又奸污了 她一次。 很快春天到了,离毕业只有俩月了。期间和我发生性关系最多的是李晓静, 丁露其次,我想她肯定还有男朋友,最少的是陶玲,不到10次吧。 一天晚上下晚自习以后,丁露悄悄地对我说,今晚熄灯后到201宿舍去。 我一听就直了。好不容易盼到熄灯,我悄悄的从后门进了女生宿舍楼。201宿 舍果然没有插门,我轻轻的敲了敲,李晓静出来了,招手让我进去。 我说:「还有孟丽丽啊,怎么办?」 李晓静凑在我耳边说:「你不用管了。」 我轻手轻脚的进去了,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到她们把两张上下铺的床靠墙 并在一块,丁露坐在床沿上,笑着说:「今天美死你了。」 我说:「丽丽愿意吗?」 丁露说:「你甭操心了,你先弄她。」我也不再多问,上床把衣服脱了,鸡 巴硬的已经不行了,差点内裤都脱不下来。 我摸到了最里边的丽丽身边,李晓静和丁露也上了床,陶玲躺在最边上。掀 开孟丽丽的小薄被,我看见丽丽只穿着一件三角裤,乳罩也没有,乳房比她们三 个的都小。眼睛好像也闭着。 丁露拿了个小手电说:「我和妹妹给你照着。」 李晓静轻轻地脱下了孟丽丽的内裤,借着微弱的手电光,我清楚的看到,孟 丽丽和没开始发育一样,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秃秃一片,只有一层浅浅的绒毛,两 腿间一条细细的肉缝,几乎看不出阴唇,我晃了晃丽丽,她好像睡着了一般,我 知道一定是丁露搞得鬼。 丁露说:「别晃了,她吃安眠药了。」 看着这样的无毛小阴户,童年的经历让我更加欲火焚身,我急不可耐地跨坐 在丽丽的胯上,李晓静用两个手指分开她了的肉缝,我的大肉棒顶端那个蘑菇状 的圆头顶住了裂隙,借着龟头上的黏液,我一使劲,肉棒无情地顶进了这个16 岁的小姑娘幼嫩的肉缝。 细窄的肉缝被撑开了。我屁股抬了抬,将鸡巴抽出半截,黑色的肉棒已被鲜 血染红,丽丽的阴道内粉红色的嫩肉被带着翻了出来。她在睡梦中哼了一声,我 腰向前一挺,肉棒再次插了进去,比刚才还深,她大概有点疼,身子动了动。 我的鸡巴咕叽咕叽地在丽丽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在手电的照射下,我看见丽 丽整个下身渐渐湿成了一片,大腿内侧出了一些血,外阴被窝蹂躏的开始发红, 李晓静和丁露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我操了丽丽十几分钟,想应该保持体力对付另外三个,不然她们可能会吃醋, 就把鸡巴抽了出来,丽丽的肉缝象一张小嘴一样张开着,比刚才大多了。 李晓静、丁露和陶玲已经并排躺好,我就逐个轮流抽插起来。那是非常淫乱 的一夜,四女一男在一张大床上,我从这个肉洞插入那个肉洞,最后连陶玲都变 得淫荡起来,因为她说了一句:「你这样轮流弄我们是不是叫轮奸啊?」 结果让丁露顶了一句:「你懂什么是轮奸吗?!」 那天晚上我在四个小肉洞中都至少射了一次,几乎把精液都射光了。不知后 来丽丽发觉没有,除了第二天请了半天假,说头痛之外,也没见她有什么异样。 很快就毕业了,我的疯狂生活也结束了。毕业后,我们分在不同的城市,只 有李晓静和我保持着联系,刚开始每次我去找她,她都和我疯狂的操一回。说实 话,我真想娶她,但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她现在也结婚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