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作者:不详】【完】_狠狠撸第二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柳暗花明】【作者:不详】【完】

【柳暗花明】【作者:不详】【完】
你的一顶是我发贴的动力请------>顶一下
 柳暗花明

  (1)

  夜已深沉,四周的灯火早已掩熄,只有紧靠花园的窗口,如曙后寒星般,闪出一点微光。

  室内紫色的床头小灯,吐着薄雾般温柔的光辉,使床上一双赤裸的人儿,像浴在梦样的情调中,是那么的宁恬和安适。

  娇倦的小莉,软绵绵的依偎在子文的怀里,像一头驯服的羔羊,高耸的酥胸粉乳,雪白的丰臀,任他抚弄。

  忽而,子文的手,在她两条浑圆修长的玉腿交叉处,狠狠的掏上一把,只弄得小莉秀眉紧蹙,柳腰款摆,鼻内不住「唔、唔」出声。

  逗得他俊俏的脸上,淫漾起得意的笑容。

  轻捏密揉的性爱挑逗,已成了子文的拿手好戏,初经人事的小莉,岂能经受得住,不一刻工夫,又被逗弄得血液沸腾,浑身随着他两手的动作扭摆颤动着。

  「哎…我心里好难过呀!」

  她颤声的说着,两眼水汪汪的凝视着子文的俊脸,等待着他救援。

  他强忍住笑,装作莫不关心的道:「如果身上难过,还可代妳搓搓,难过在心里,叫我有什么办法?还是强忍着点吧!等下就好了。」

  小莉这时已被他逗弄得全身颤抖得像发了寒热病,阴户的淫水,不断往外流,里面尤如有千百只蚂蚁在爬行着。

  刺激得她不自主的将粘满淫水的屁股,拼命在床上重重地磨了几下,转身使劲地把他抱住,颤声软语央求道:「好文哥,你知道妹妹是经不起挑逗的,别再作弄我了,亲哥哥!快救救我吧!我…我要死了,唔…」

  说到最后,几乎含混不得成声了。

  身旁的子文,端详着这被欲火熬煎的由头至脚无一不酷肖大妈的女人,尤其是这种情况下,更是与大妈一般无二。

  正如她所说的,经不起一点挑逗,如果有一天,能够将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那多剌激呀!

  想到这里,一股无名的热流,顿时滚遍全身,将她翻倒身下,伸手在嫣红紧迸的阴户孔道上,掏了二下,浪水猛的冲出,浇得他全手尽湿。

  子文忙将淫水,涂在自己阳具上面,用手分开两片阴唇,挺着大鸡巴,在她流满浪水的桃源洞口,转了二转。

  急得小莉小脸涨得通红,两排雪白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拼命把浑圆的屁股往上挺,鼻子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唔、唔」之声。

  温柔体贴的子文,对刚刚破瓜的小莉,不敢过于粗鲁,惟恐将她弄痛,只有渐渐的,一分一分的,极为缓慢的往里插。

  一直插到尽根,顶住花心,小莉才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双手环腰把子文紧紧搂住,倾头将丁香舌吐在他的口里。

  同时屈起两条小腿分支在床上,迎着子文下插之势,用力一蹬,丰满的屁股,主动的打转转,阴户深处的子宫口,更似小嘴似的,吮吻着子文的龟头,使他突生无上的快感。

  「莉!妳真好!」

  「唔…」

  「再有经验的女人,都没妳会玩,妳真是天生的尤物!」

  突然,小莉杏眼瞪圆,使劲的把子文推开,翻身坐起,怔怔盯着他那冲满疑感的俊脸,气喘喘的说不出话来。

  「丽!妳怎么啦!是不是弄痛了妳…」

  「呸!好呀!你…你…」

  「丽!亲爱的,妳究竟怎么啦!」

  这一下可直弄得子文莫明其妙,尤如丈二的金刚,摸不着顿脑,本想抱着她安慰一番,但手刚刚伸出去,就被打了回来。

  子文也是自小娇生惯养的少爷,见她这种不讲理的样子,不由生气,心想:「我又没得罪妳,即使有怎么不对,也不该在这种时候发脾气呀!」

  不由得也两眼圆圆的瞪着她,大有大乱一触即发之势。

  「哼!你还一口一个亲爱的!你一共有几个亲爱的!说!」

  「我…我没有呀!」

  「哼!没有!你还骗我!这几年来,我一直死生塌地的爱着你,可是你…现在什么都被你骗去啦!你总该满意了吧!」

  「妳是怎么呢!」

  「怪不得几个月来,对我这么冷淡,原来你是在外面胡搞女人,哼…」

  几个月来,饱受冷待,满肚子的怨气,恨不得一齐发泄出来。也不理会子文的反应,只是低着头哭个不休。

  「好,就算我是个骗子,以后妳就别理我好啦!也用不着在我面前耍妳的大小姐脾气!」

  子文气得一跃下床,弯腰拾起衣裤,就要出房。

  小莉忙也跟着跳下床来,赶在子文前面,往门上一靠,赤裸的娇躯被气得哆嗦着,伸手指着他道:「哼!你讲得好轻松,什么都给了你,就这算啦!呜…呜…」

  说到伤心之处时,忍不住的哭出声来,娇柔无力的将身子慢慢蹲下,紧倚在门上,真如一朵带雨的梨花,状极可怜。

  子文再是有气,见了这种情形,也不由心软下来,柔声说道:「好吧!我什么都听妳的,妳说怎么办都好!」

  「那…那我们就讲个明白,方才你说再有经验的女人也没有我好,可见你一定经常在外面胡搞女人,若不然怎会知道好呀坏的,何况你如果一向老老实实的,怎能懂得这么多?你以为骗得了我吧!哼!」

  「我的天呀!女人真是怪物!在这种紧要关头,她居然能从一句无意之言中,体会到这么多!」

  小莉见他不语,更是心酸,泪珠成串的往下流。

  子文看了这种情形,如何敢讲实情,急忙矢口否认道:「没有!没有!我敢向妳发誓,我绝对没在外面胡来。」

  「你还骗我!没在外面胡来,哼!难道你在家里胡来不成!」

  一语说中了子文的心事,使他又慌又急,心想如将全部实情说出,势必吵闹得不可收拾,不讲吧!她岂能善罢甘休,这可如何是好。

小莉得理不饶人,看他站在那儿呆呆的发楞,知道已经八九不离十了,那肯轻易放过,边哭边数着道:「好吧!你不说也罢!反正我也不要活了,你要去找谁就去找吧!」

  子文深知她的个性,真怕又像去年似的,为了一点小误会,就要死要活的,害得两家都不得安宁,急忙说道:「唉!好小莉,我讲的绝对是实在话,请妳相信我真的没有在外面乱搞呀!」

  「哼!没在外面乱搞!难道你还在家里跟你妈…」

  小莉虽然是诲气话,但也知道这句话说得太重了,忙收住口,不再言语。

  「对!本当早与妳说明白,怎奈讲不出口,如今妳即已知道了就…但我敢向妳保证,这件事与我们的爱情是决无影响的。」

  「什…什么…你…你…」

  小莉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得张口结舌的愣在地上。

  「当然!妳也许会惊奇!但这件事却是千真万确的。」

  「呀…」

  「唉…大妈也是,怎么和自己的孩子也…也来…呀!」

  小莉娇懒地依偎在子文的怀里,低声絮絮地谈论大娘的浪态,时而媚眼含羞地朝他凝视着,似是等待着他的答覆,但却充满了无限的温柔,无限的情意。

  「因为她也是女人呀,等妳到了她的年纪,而我又不在妳的身边时,那时呀!哼…」

  「呸!呸!呸!我才不要呢!」

  小莉听了子文的话,好不甜蜜,尤其是「我又不在妳身边时。」的那句,更使她甜在心里,但想起那种事来,心里虽然轻飘飘的,嘴上却不能不连忙否认着,因为要顾全面子呀!

  「呀!现在妳倒满正经的,方才那付淫荡的样子,真恐怕连妈都比不上妳呢!嘻…」

  「嗯!不来了,你总是讲人家,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你不那么坏,人家…人家怎会那么…呢!」

  「怎会什么呀?」

  小莉羞得拼命往子文怀里窜,缠着他不依。

  直吵到天将破晓,两人才朦胧睡去。

  远方已传来了雄鸡喔喔的啼声。

  好不容易送走了小莉之后,子文才算松了口气,仰望时钟,已经快三点了,客厅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转身朝长沙发上一躺,闭目沉思起来。

  月来生活的转变,实在太大了,真如做了个美妙绮丽的梦,每当闭上眼睛,诸般往事,就像澎拜的潮水似的,从四面八方拥入脑海。

  娇小的表妹,玉齿咬着樱唇,眉头紧皱在一起,气息急促地承受着自己的冲击,等到苦尽甘来之时,却又那么地贪欢。[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23 23:04重新编辑 ]